梅兰芳:学习绘画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科技 发布时间: 2019-05-09 09:14

1915年前后,梅兰芳二十几岁的时候,交友渐渐地广了。朋友当中有几位是对鉴赏、收藏古物有兴趣的,业余时候常常和他们来往。看到他们收藏的古今书画、山水人物、翎毛花卉,真是琳琅满目,美不胜收。从这些画里,梅兰芳感觉到色彩的调和,布局的完美,对于戏剧艺术有息息相通的地方,因为中国戏剧在服装、道具、化装、表演上综合起来可以说是一幅活动的彩墨画。梅兰芳很想从绘画中吸取一些对戏剧有帮助的养料,他对绘画越来越发生兴趣了。空闲时候,就把家里存着的一些画稿、画谱寻出来,不时地加以临摹。

有一天,罗瘿公先生到家里来,看见梅兰芳正在书房里学画,就对他说:“何不请一位先生来指点指点?” 梅兰芳说:“请您给介绍一位吧!”后来,他就特地为梅兰芳介绍了王梦白先生。王梦白先生的画取法新罗山人,他笔下生动,机趣百出,最有天籁。他认为:学画要留心揣摩别人作画,如何布局、下笔、用墨、调色,日子一长,对自己作画就会有帮助。王梦白先生讲的虽是绘画,但对戏曲演员来讲也很有启发。既从自己的勤学苦练中来锻炼自己,又常常通过相互观摩,从别人的表演中,去观察、借鉴别人如何在舞台上刻画人物。在随王梦白先生学画时期,梅兰芳前后又认识了许多名画家,如陈师曾、金拱北、姚茫父、汪蔼士、陈半丁、齐白石等。从与画家的交往中,梅兰芳增加了不少绘画方面的知识。

1924年,梅兰芳30岁生日,他的这几位老师就合作了一张画,送给梅兰芳作为纪念。这张画是在梅兰芳家的书房里合画的。第一个下笔的是凌植支先生,他画的一株枇杷,占去了相当大的篇幅,姚茫父先生接着画了蔷薇、樱桃,陈师曾先生画上了竹子、山石,梦白先生就在山石上画了一只八哥。最后,轮到了齐白石先生。这张画已基本完成,似乎没有什么添补的必要了,他想了一下,就拿起笔对着那只张开嘴的八哥,画了一只小蜜蜂。这只蜜蜂就成了八哥觅食搜捕的对象,看去特别能传神,大家都喝彩称赞。这只蜜蜂,真有点画龙点睛之妙,它使这幅画更显得生气栩栩,画好之后,使这幅画的布局、意境都变化了。

梅兰芳虽然早就认识白石先生,但跟他学画却在1920年的秋天。记得有一天梅兰芳邀他到家里来闲谈,白石先生一见面就说:“听说你近来习画很用功,我看见你画的佛像,比以前进步了。”梅兰芳说:“我是笨人,虽然有许多好老师,还是画不好。今天要请您画给我看,我要学您下笔的方法,我来替您磨墨。”白石先生笑着说:“我给你画草虫,你回头唱一段给我听就成了。”我说:“那现成,一会儿我的琴师来了,我准唱。”

这时候,白石先生坐在画案正面的座位上,梅兰芳坐在他的对面,手里磨墨,口里和他谈话。等到磨墨已浓,梅兰芳找出一张旧纸,裁成几开册页,铺在他面前,他眼睛对着白纸沉思了一下,就从笔海内挑出两支画笔,在笔洗里轻轻一涮,蘸上墨,就开始画草虫。他的小虫画得那样细致生动,仿佛蠕蠕地要爬出纸外的样子。但是,他下笔准确的程度是惊人的,速度也是惊人的。他作画还有一点特殊的是惜墨如金。那天画了半日,笔洗里的水,始终是清的。梅兰芳记得另一次看他画一张重彩的花卉,大红大绿布满了纸上,但画完了,洗子的水还是不混浊的。

那一天齐老师给梅兰芳画了几开册页,草虫鱼虾都有,落笔时还把一些心得和窍门讲给他听,他得到很多益处。等到琴师来了,梅兰芳就唱了一段《刺汤》,齐老师听完了点点头说:“你把雪艳娘满腔怨愤的心情唱出来了。”

第二天,白石先生寄来两首诗送给梅兰芳,是用画纸亲笔写的,诗是记事的性质,令人感动:

飞尘十丈暗燕京,缀玉轩中气独清。难得善才看作画,殷勤磨就墨三升。

西风飕飕袅荒烟,正是京华秋暮天,今日相逢闻此曲,他年君是李龟年。

其实绘画中可以学到不少东西,但是不可以依样画葫芦地生搬硬套,因为画家能表现的,有许多是演员在舞台上演不出来的。能演出来的,有的也是画家画不出来的。只能略师其意,不能舍己之长。如《天女散花》里许多亮相,是梅兰芳从画中和塑像中模拟出来的。但画中的飞天有很多是双足向上,身体斜飞着,试问这个身段能直接摹仿吗?只能从飞天的舞姿上吸取她飞翔凌空的神态,而无法直接照摹。因为当作亮相的架子,一定要选择能够静止的或暂时停放的姿态,才能站得住。画的特点是能够把进行着的动作停留在纸面上,使人看着很生动。戏曲的特点,是从开幕到闭幕,只见川流不息的人物活动,所以必须要有优美的亮相来调节观众的视觉。

戏曲行头的图案色彩是戏衣庄在制作时,根据传统的规格搭配绣制。当年梅兰芳感到图案的变化不多,因此在和画家们交往后,就常出些题目,请他们把花鸟草虫画成图案,有时他自己也琢磨出一些花样,预备绣在行头上。于是,大家经常根据新设计的图案研究:什么戏?哪个角色的服装?应该用哪种图案?什么花或什么鸟?颜色应当怎样搭配?什么身份用浓艳,什么身份要淡雅?远看怎样,近看如何?从这里又想到用什么颜色的台帐才能把服装烘托出来。经过这样的研究,做出来的服装比行头铺里的花样自然是美得多了。

学习绘画对于梅兰芳的化妆术的进步,也有关系,因为化装时,首先要注意敷色深浅浓淡,眉样、眼角是否传神。久而久之,就提高了美的欣赏观念。

图文源自网络仅供学习交流如涉版权问题请联系处理!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